龙泉之声
多元文化 > 对话与交流 > 西方文明史上最重要的一次演讲
西方文明史上最重要的一次演讲
资料来源:凤凰网    作者: 押沙龙     时间: 2010-01-31

    拿撒勒的东边有一个湖:加利利湖。

    这里有以色列最美丽的风光。秀美的小镇撒落在它的四周。水鸟在其上飞翔,鱼群在其中游弋;当太阳沉入水面的时候,整个加利利湖象是一块黄金的海洋。

    无数渔民靠它为生。他们日复一日地在湖面上辛勤劳作,以求一饱。他们的心灵单纯。他们的生活困苦。

    罗马主子蔑视他们,因为他们没有刀剑;希腊商人蔑视他们,因为他们没有财富;犹太祭司蔑视他们,因为他们没有知识。被蔑视的太过长久,最后连他们自己也会蔑视自己。这些人象蝼蚁一样活着:卑微、贫穷、平静。

    然而,他们的平静被陌生人打破了。

    一位身材高大、长发披肩的年轻人来到了这里。他衣着整洁、目光温和,整个人洋溢着青春的喜悦。他沿着加利利湖边游荡,不时停下来静静地观察渔夫,也会不请自到的参加当地人的聚会。有的时候,他还会走进会堂发表演讲。(会堂是犹太人一个很有特色的宗教场所。在那里,犹太拉比会解释圣经、教诲群众。任何人——严格来说,是任何男人——也都可以站到讲台上发表自己对律法和圣经的理解,也可以向拉比提问。)

    但他最喜欢的是谈话。无论是渔夫还是财主,是妇女还是儿童,他都会自然而然的和他们交谈。

    而他的话中有一种魔力。

    也许那种魔力不在于他的话语,而在于他双眼里的东西。当你看着那双眼睛的时候,似乎是在和整个世界对视。它象海一样深。不,也许更深,深的象梦里的灵魂。无数奇异的事物在里面闪现。棕榈树下的骆驼队、蓝海之上的天使、沙漠中的羔羊,还有模糊的十字,以及在十字之上慷慨悲歌的上帝。

    关于他的传说开始在加利利西岸流传。

    两个渔夫——一个叫彼得,一个叫安德烈——在海边遇到了这位神秘的年轻人。他对彼得和安德烈说:“你们现在捕捞鱼。跟从我,去捕捞而人的心灵吧!”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彼得和安德烈居然真的就抛下了鱼网,跟从他去漫游。他们被这个年轻人疯魔了。

    而且疯魔还在传染。可怜的西庇太有两个儿子——雅各和约翰。他们也碰到了这位年轻人。谁也不知道他和雅各、约翰说了什么,结果他们俩人泪流满面,扔下了父亲的渔船,跟从这个年轻人。

    还有更让人震惊的事情呢!这个事情跟一个税吏有关。按照犹太人的看法,税吏是邪恶的罪人,和妓女没有两样。他们居然为罗马人收税!一群卑鄙的生物!马太就是这些败类之一。一天他正坐在税关前面。那位年轻人路过税关,停下来和他交谈。他们谈了又谈,直到最后,马太浑身颤抖地扔下了账簿,拜倒在年轻人的脚下。就这样,他离开了税关,跟从了这位年轻人。

    这个人是心灵的魔法师。

    渐渐他的传说越来越奇。有人说那个渔夫彼得有位岳母,得了热病。在床上躺着。年轻人走进了她的房间,用手轻轻拉着病人的手,把她扶了起来。病人的热病马上消退了。还有人信誓旦旦地说,就连得了麻风病的人,被他一摸,也马上痊愈。

    这些半真半假的话,激发了大家强烈的好奇心。

    这时,加利利湖边的居民听说,这位年轻人将要对大众宣讲福音。所谓福音,就是好消息的意思。多少年代以来,犹太人从布道者嘴里听到的,只有恫吓和谴责。而他却自称带来的是福音。

    那么,就让我们去听一听吧。也许他会讲一些新鲜的东西呢。是啊,可能会耽误打渔。可是打渔么,天天都能打。这样的古怪人,可不是天天都能碰上的。

    许多人涌向湖边,想要亲耳听听这个神秘人到底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 而这个神秘人已经站到了山顶。

    人群拥挤在山腰和山脚,仰望着一身洁白长袍的年轻人。下午的太阳在他身后照耀着。阳光从他背后喷射而出,匝看起来,似乎那些光焰是从他体内涌来。

    这就是那位魔法师。来自拿撒勒的魔法师。他能说动税吏,他能驱走邪鬼。人群打量着他,发出嘈杂的议论。他还在等什么呢?人群中开始有不耐的烦言。

    年轻人默默地站立着。一个光团在他胸中乱冲乱撞。无数大鸟在他脑子里挥动翅膀。有些东西要从他心里冲出来,象是一个巨大的野兽,也象是七个海洋的海水。

    但他不知道怎么打开那个封印,好从喉咙里喊出那个野兽,吐出那些海水。

    起风了。年轻人的长发和袍子在风中舞动。

    他仰头看了一下天空,毫无征兆地大声地喊道:“虚心的人有福了,因为天国是你们的。哀痛的人有福了,因为你们必得安慰。”

    这句话喊出口后,他骤然恢复了平静。一切变得清澈空明。

    海水止息了。大鸟不在疯狂地拍打翅膀。它们开始安静地飞翔——在他的脑海深处。

    象诗一样的语言,潮水一样从他口中涌出。

    “温柔的人有福了,因为你们必承受地土。渴望正义的人有福了,因为你们必得满足。怜悯别人的有福了,因为你们也得怜悯。和睦的人有福了,因为你们必成为上帝之赤子。

    “为正义而被压迫的人有福了,因为天国正是为你们建造的!

    “你们是世上的盐,你们是世上的光。

    “你们是世上的盐。盐如果失去了味道,怎么能再咸呢?不过白白丢在外面,被人践踏罢了。

    “你们是世上的光。城建立在山上,是不能被隐藏的。灯,不应该放在斗底下,而应该放在灯台上,才能照亮全家。你们的光也应当照耀在众人面前,来荣耀你的上帝。

    “你们都听过这话:‘不可杀人’‘凡杀人的,都免不了被审判’。可我还要告诉你们:要爱你的兄弟。凡是向兄弟动怒的,也都难免被审判。

    “你们也都听过这话:‘以眼还眼,以牙还牙’。可是我告诉你们,有人打你的右脸,你就把左脸也转过来给他打!有人抢走你的内衣,那么你连外衣也由他拿去!有人逼迫你走一路路,那你就跟他走二里!

    “你们又听过:‘要爱你的邻居,恨你的仇敌。’可是我告诉你:要爱你的仇敌!要为你的敌人祷告。上帝让太阳照耀好人,也照耀坏人;上帝让雨水临到好人,也临到坏人。你们也当如你们的天父那样。

    “你们祷告的时候,不可象那些伪善的人一样,站在大庭广众下祷告。你们应当进入内室,如此祈祷:‘我们在天上的父,愿人们尊你的名为圣。愿你的旨意,行在地上,如同行在天上。我们日用的饮食,今日赐给我们。免了我们的罪,如同我們免了别人的罪。愿主让我们远离诱惑。愿主救我们脱离凶恶。国度、荣耀、权柄,都是你的。直到永远。阿门!’

    “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人。你们不能事奉上帝,又事奉财神。我告诉你们:不要为生命忧虑,去担心吃什么,喝什么。不要为身体忧虑,去担心穿什么。生命不重过饮食么?身体不重过衣着么?
   
    “你们看天空中的飞鸟。它们不种也不收,然而却能从天父那里得到食物。

    “你们看野地里的百合。它们不纺也不织,然而却比所罗们穿戴的更加美丽。

    “不要为明天忧虑。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。今天的难处,今天担当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 他展开了臂膀,象是一个巨大的十字。

    “你们饶恕别人的罪,天父也必饶恕你们的罪;你们不饶恕别人的罪,天父也必定不饶恕你们的罪。你们用什么样的器具称量别人,别人也就必用同样的器具来称量你。为什么只看到弟兄的眼睛里有刺,却看不到自己眼睛里有梁木呢?

    “爱你的弟兄,如同爱自己的灵魂;看守他如同保护自己的瞳孔。

    “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,你们也要怎样待人。你们若单爱那爱你们的人,有什么可可称道的呢﹖就是罪人也是这样啊!你们若善待那善待你们的人,有什么可称道的呢﹖就是罪人也是如此啊。你们反倒要爱仇敌,要善待他们。上帝施恩给那些忘恩的、做恶的。你们要慈悲,就象你们的父慈悲一样。

    “凡祈求的,就得着。寻找的,就寻见。叩门的,就给他开门。

    “你们们中间作父亲的,谁有有儿子求饼,反给他石头呢?求鱼,反给他蛇呢?你们尚且不会如此,天上的父岂不是更要把好东西给他的孩子么?

    “你们要进窄门。因为引到灭亡的,那门是宽的,路是大的。引到永生的,那门是窄的,那路是小的。”(演讲全文见《马太福音》和《马可福音》)

    演讲结束了。年轻人闭上了双目,有一种虚脱的感觉。要说的话已经出口。胸中的千斤重担骤然消失。

    年轻人自顾走下山巅。众人一语不发的看着他。周围出奇的安静。最后,忽然有几位妇女发出了啜泣。大家散开了。他们回到了房舍,回到了渔船。渐渐,星光升起,灯火点点。黑夜轻拥加利利。夜色里,许多人默默地想着他们听到的话。

    这是西方文明史上最重要的一次演讲。未来的宗教将以它为核心。未来的亿兆灵魂将以它为明灯。

    这个演讲中提出了一些不现实的主张。比如当别人打你的右脸,把你的左脸也转过去让他打。没有任何一个社会、没有任何一个人,可以做到这一点。哪怕是宣教者本人也是如此。

    但是这次布道里依旧有着空前伟大的东西。一句句话,混杂交织在一起,发出巨大的轰鸣,那是对爱的呐喊。

    希腊人攀登了古代智慧的巅峰。而这篇布道,则攀登上西方文明爱与悲悯的巅峰。这里有最深沉的悲哀,也有最瑰丽的希望。情感的巨流象滚滚江水一样流淌,淹没了高山,冲毁了堤坝,流进了孤苦无靠者的心田。

    无数象虫豸一样被践踏、被藐视的人,在他的话语中找到了生命的价值。无数心地善良的人们,更在他的话语中找到了爱的意义。

    这位年轻人,在今天说出了古代世界最伟大话语。只有一位500多年前的人物可以和他聘美。他生活在遥远的东方,名字叫做释迦牟尼。

    地球继续向西旋转。

    黑夜扑向地中海,然后又越过大西洋,攫取了美洲。随后,它驰过太平洋的波涛,冲向日本和中国。然后是印度、波斯……

    那一年,东汉第一个皇帝刘秀已经登基三年。他的第四个儿子刚刚出生。这个婴儿最终将接管帝国,并要将佛教迎入中国。

    那一年,罗马帝国皇帝提比略正在一个小岛上消磨时光。这个猜忌的皇帝从小岛上发出一道道命令,处死帝国的元老和贵族。他还要在嬖幸的包围下,度过九年的岁月,直到最后被士兵杀死。

    那一年,印度四分五裂。异族人成群的涌入这片土地。到处是战争和鲜血。

    那一年,日耳曼人还在中欧森林里游荡。只有在那里,他们才能躲避罗马人的剑锋。

    那一年,亚洲大陆的匈奴人正在向缓慢涌动,400年后,他们将冲入罗马帝国的腹地。
 
    所有这些人都不知道:今天,在一个偏僻的角落,有位年轻人做了一次演讲。而这个演讲,才是那一年最最重要的事件。

    只有耶稣自己知道。


编辑:贤桓
上一篇: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孔子    下一篇: 通往和谐之路   

 
我有话要说:
网友昵称: 来自:     (共0条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