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泉之声
品味生活 > 人文长廊 > 诗词中的颜色
诗词中的颜色
资料来源:光明日报    作者: 庄锡华     时间: 2014-10-12

    作为一种艺术手法,诗人常为作品中的景物设色,借以提升、强化视觉效果。文学史上不乏运用颜色装饰审美空间的高手,给人美轮美奂的印象,很能展现当事人的机心。

    说起诗中的颜色,我首先想到的是北宋诗人潘阆和他的一首小诗《九华山》,论水平他够不上一流,但是诗中丰富的颜色深深地吸引了我。此诗只有四句,其中“最是雨后江上望,白云堆里泼浓蓝”一联堪称设色的经典。白是本色,基本色,非常纯粹;深蓝又是色彩的极值,两种绝色混融一体,对比鲜明;一个“泼”字,不仅突出了两种颜色瞬间叠合后产生的巨大裂变,也使静态的颜色有了夺人眼球的动感,增强了人对色彩的感觉。金性尧先生编《宋诗三百首》,我猜想也受到此诗色彩魅惑,认定它能代表宋代诗人在色彩铺陈方面的艺术水准,断然将这首小诗收入这本数目只有区区三百首的宋诗选集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平心而论,宋代诗人苏舜卿好诗不多,但“笠泽鲈肥人脍玉,洞庭柑熟客分金,”“绿杨白鹭俱自得,近水远山皆有情,”两句却深得我心,因为这也是作客他乡的我梦里常有的颜色。鲈鱼纯白、柑橘金黄,一闭眼,满目都是家乡的丰饶,也因此激起了对家乡美食的怀念。

    论设色,山水诗人自然是当之无愧的高手,“白云回望合,青霭入看无,”“绿树村边合,青山郭外斜,”俱是不朽的名联。但我觉得杜甫的《秋兴》也有撄人心脾的绝色呈现:“玉露凋伤枫树林,巫山巫峡气萧森。”“丛菊两开他日泪,孤舟一系故园心。”玉露凋伤的枫树是一抹让人怦然心动的殷红;而丛菊催下的泪水里,也一定漫漶着家乡让人眷恋的秋色。

编辑:李丽莉
上一篇: 诗里看“云”    下一篇: 千年至美莫如诗   

 
我有话要说:
网友昵称: 来自:     (共0条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