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泉之声
人与社会 > 慈善 > 易中天:中国企业家可以“为富有仁”
易中天:中国企业家可以“为富有仁”
资料来源:《中国慈善家》    作者: 张枭翔     时间: 2014-09-02

  这个时代,家族有进化和传承的可能吗?这个问题,孟子早有论断,孟子说,“君子之泽,五世而斩。”就是说一个家族最多能到第五代,君子就是君之子。孟子同时又说,“小人之泽,亦五世而斩。”把这两句话与家族传承相联系,就是说任何一个家族传承到五代以后肯定要变。

  在我看来,我们一方面要警惕五世而斩,但更现实的是不要落得“二世而亡”的下场。对于当下中国的企业家和其他家族而言,首要的问题是如何保证不至于二世而亡,五代以后就不要想那么多了。

  家族传承是有命门和密码的。家族传承的密码是“血脉遗产”。我曾在湖北图书馆找到我曾祖父易翰鼎的遗著《太平草木萌芽录》,我戴着白手套打开,一打开就发现了这样一行字,“自述平生所愿,荣华富贵皆在其后,唯愿子孙留心政学。”这是他老人家在1925年写的,意思是说“我”很希望“我”的孙辈中有人成为一个学问家,能够为中国文化和中华文明的传承做一些贡献。

  民国的时候,易家修整易氏忠烈祠,当我爷爷把老祖宗的神像放到车上时,神像倒了,砸在我爷爷额头上,流出来的血有一滴滴在神像的额头上,凝固后成为一个血珠。这件事情记载在我曾祖父的著作里,现在,这颗血珠传到了我的额头。所以,家族确实是有“血脉遗产”的。

  道不明说不清的“缘分”亦冥冥中在家族传承中起着作用。在拍摄《客从何处来》时,我随节目摄制组到了湖南吉首,那是我父母认识的地方,易、周两个家族有联系,两个家族有共同认识的家族,易家认识郭嵩焘,周家认识左宗棠。摄制组带我到一个叫“天问台”的地方,当时下着绵绵细雨,远远看去“天问台”群山环绕,山上有瀑布飞流直下。那一瞬间,我想起家族的“血脉遗产”,家族的种种人生境遇和历史剧变交织在一起。我当即脱口而出一首七绝,“群山树立雨绵绵,天问台间我问天,世道沧桑谁醒得,一川东水挂山前。”世道沧桑的变化,没有人知道。但是你看山上的瀑布飞流直下,那一瞬间你会感觉到那就是我们的家族,那就是我们的民族,我们的家族和民族就像山上的飞瀑一样,哪怕前面是万丈深渊,也会义无返顾地飞流直下,这就是我们的前途命运。

  现在,中国的企业家,特别是民营企业家开始纠结财富传承的问题。在我看来,他纠结的并非仅仅是财富的传承,更重要的是,自己辛辛苦苦打下的基业和事业需要有人去接手,那是他的心血。如果家族传承仅仅是财富的问题,那还不如捐出去,当然也可以选择不捐,这是企业家的自由。

  家族传承的命题,首先要搞清楚为什么需要传承,不传又怎么样?然后是传什么,最后才是怎么传。家族传承应该传承的是家族精神、创业精神。艺术家,哪怕是一个民间艺人,他也面临家族传承的问题,他也需要传承他的手艺,传承手艺的背后是他的追求,是他的价值体现。

  受困于我们的制度,中国的民营企业家是很不容易的。历史上,中国的民族资本一而再、再而三地遭受打击,古代统治阶层采取的策略是不准你做大。为什么会流行“富不过三代”的诅咒?根本问题在于我们的民族的价值观里,不允许你富起来。试想一下,如果你比皇帝还富,皇帝非抄你的家不可。古代的统治者也没有刺激再生产的机制。财富都到哪里去了,都用在花天酒地、古玩珍奇上,财富都到了败家子的手里,自然无法传承。家族传承的症结正在于此。

  今天中国的民营企业家还不够自信和坦然,这会影响家族传承。只要你挣的钱干净,就应该挺直腰杆,堂堂正正地宣布你的光荣。当然,你的财富不干净,那就对不起了,现在中央反腐力度很大,你应该去自首。中国人经常说“为富不仁”,这是很糊涂的观念,中国文化中的糊涂观念太多了,难道不可以做到“为富有仁”吗?世人应该尊重那些靠智慧致富的企业家,不要看人家的钱来得快就不尊重人家,这是没道理的。当然,部分企业家和富二代心理变态,到处摆阔,除了有钱之外没有什么,不懂得“低调的奢华”,这也是事实。

  因此,我认为,先富起来的企业家,还有富二代、富三代要学会用钱,不要摆阔,把你的钱用到该用的地方去。只要你是节制、合理、科学地使用你的财富,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,你将赢得公众由衷的尊敬。当你赢得公众由衷的尊敬时,你将会觉得自己的生活是快乐和幸福的。

  家族传承还涉及家族品牌延续的问题。根据我的观察,很多企业家纠结于家族财富传承,实际上纠结的是家族品牌传承,每个传承成功的家族都有家族品牌。家族掌门人希望他的接班人,儿子也好,养子也好,甚至女婿,要继承、使用他创造的家族品牌,并且希望这个事业和品牌与时俱进,不断发展。当然,这并非说要把家族掌门人的作风全盘继承下来。中国古代有一个传统,就是在寻找接班人时选用一个很不好的标准,叫做“肖”,认为家族不能传给“不肖子孙”,很多人误以为是“不孝之子”。“肖”是什么,是“像”,古人认为“某子肖我”是好的。这是不对的,干嘛要像呢,否则都变成“近亲繁殖”了。如果继承人把你的企业、产品、品牌更上一个台阶,那他不像你也没什么关系,他不败家就好。

  家族传承的一个重要途径是慈善。我之前有一个观点,“家族财富传承是伪命题,花不完就捐出去。”现在,我要完善下这个观点,我并非带头提倡富豪捐款。完善这个观点,就意味着需要厘清财富和慈善之间的关系。事实上,上述观点背后的完整意思是:任何人都有处置他的合法收入的自由。

  在当下的公共舆论环境下,公众经常混淆权利和义务。事实上,慈善是权利不是义务。权利是私人的,可以行使,可以放弃,你捐款叫行使权利,不捐款叫放弃权利,都是合法、正当的,不能逼捐。任何以道德的名义进行的逼捐都是不道德的。什么“死了以后还留下巨额财富是可耻的”是混账话,只要这笔财富是合法收入,他爱怎么着就怎么着。此外,还要紧随时代步伐,学会科学地做慈善,家族基金会或许是中国富人们行善的一种可行的做法。

  企业家做慈善是有前提的。我一贯提倡通过利人来利己。企业家首先要把企业做大做强,为社会提供优质的产品、服务和提供尽可能多的就业机会,为政府提供更多的税收,这是企业家首要的社会责任。这就是通过利人来利己。做慈善是通过度人来度己,不过,要不要“度自己”是企业家自己的事。佛家讲,成佛有三个条件,第一叫“自觉”,第二叫“觉他”,第三叫“觉行圆满”。所以,人首先要自救才能救人,首先得自度才能度人,自己都救不了的人怎么救别人?自己都度不了的人怎么度别人?自己都管不了的人怎么管别人?自己都教育不了自己的人怎么教育别人?所以,首先还是要把自己做好。

  此外,我要提醒那些愿意做慈善的企业家,扶贫不仅要扶物质贫困,还要扶精神贫困。现在很多地方不仅仅是物质贫困,精神也贫困,很多先富起来的人其实精神也是贫困的。

  再回到家族财富传承本身,我认为有以下几个策略。上策是身兼两职,中策是分而治之,下策叫死不放手。除此以外,我认为还有一个上上策,有四个字叫“听天由命”。中国的企业家真不要纠结,当你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,“听天由命”是最好的选择。我称之为上上策,因为那是直接从上帝那里“下载”的。当你哪一天有了最强烈的内心冲动决定做某一种选择的时候,那时候一定是上帝在告诉你应该怎么做。

编辑:秀儿
上一篇: 人生“小满”足矣    下一篇: 梁实秋的“钉子精神”   

 
我有话要说:
网友昵称: 来自:     (共0条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