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泉之声
修心养性 > 心性觉醒 > 如何修证菩提心——七重因果修心法(下)
如何修证菩提心——七重因果修心法(下)
资料来源:学佛网    作者: 确坚吉堪布     时间: 2011-07-11

  七重因果修心法的前两个步骤,分别是知母、念恩。后五个步骤,依次是报恩、慈心、悲心、责任心、菩提心。

  
  三、报恩

  母亲为我们付出了太多的关爱,我们为人子者,怎能不感恩报答?佛陀告诉世人说,父母是三界内的无上福田,对父母的报恩是最大的善业。中国人也说“百善孝为先”,这是一切世间善业之首。为什么古人说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”?就是因为这个身体是母亲所赐予的,而母亲在生养我们的时候,不知付出了多么大的心血。《诗经》中说“哀哀父母,生我劬劳。”母亲生养我们的时候,那种辛酸劳瘁的情景,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。因此作为儿女者,若能真切思念父母的深恩重德,心灵深处必然会激起阵阵哀伤。

  母亲总是竭尽全部的生命、青春和心血,来抚养我们。可以想象每个母亲,原本是那么的美丽而健康,充满着青春活力,可是却因为生育我们而失去了昔日风采,一双玉手也因洗涤过多的不净物而弯得粗糙不堪。母亲原本也是一个非常爱打扮的青春少女,可是自从生育了我们,她把所有的妆饰收藏起来,一心一意地抚育儿女。她把所有的积蓄都奉献给儿女,自己却舍不得吃,舍不得穿,有时甚至会为没有过多的财富给儿女而难过,乃至于多方求助和奔走。世人说“滴水之恩,当以涌泉相报”,别人给一点小小的恩惠,我们尚且感激涕零,可是母亲的这种大恩大德,我们又回报了多少?长期以来都是在为自己的名利奔波,却把父母撇在一边而毫不顾及。我们扪心自问,作为一个大乘修行人,这是多么惭愧的事啊!连今生今世父母的恩德都没有报答,又怎么去报答天下如母众生之恩呢?

  不仅是我们人类懂得报答母恩,就是动物也知道报恩。比如绵羊吃奶的时候,它要给母亲跪下。当小乌鸦和老乌鸦一起寻找到食物时,小乌鸦会飞到一旁去站岗,让老乌鸦先吃。动物尚且知道报恩,更何况我们身为人类?大家可以想一想,如果不知报答父母的恩德,只是为了自己的吃穿而活在这世上,我们甚至连畜生都不如!

  “大孝释迦尊,历劫报亲恩。”世尊舍身饲虎,割肉喂鹰,历经三大阿僧祇劫修持菩萨行,直至最后成佛传法,都是为了报答如母众生的深恩。我们作为追随世尊的行者,身为大乘修行人,又怎能不效仿世尊而感恩报恩呢?

  四、慈心

  通过观修前面的知母、念恩和报恩,我们心中自然会产生“愿一切如母众生能获得快乐”的真切心愿,犹如慈母爱子那样去爱护众生。这时就生起了慈心。龙树菩萨说:“一个人如果具备了慈心,即使没有别的成就,他的功德也是不可思议,甚至人、天、毒药及任何武器都不能伤他分毫!”有了慈心的基础后,我们就可以进一步观修悲心。如果没有慈心,不可能培养出真正的大悲心。

  五、悲心

  大悲心是成佛的不共因,是大乘道的根本。如果仅仅是希望众生远离痛苦的悲心,这一点连小乘的声闻、独觉也有。只有不忍众生痛苦而欲亲自救拔的悲心,才是大乘的不共悲心,才是我们大乘行者必须培养的悲心。譬如当自己的孩子掉入火中时,父母会奋不顾身地跳入火中把他救出,其亲属却未必有如此舍身的行动。这是因为悲心有强有弱的关系。同样的道理,我们生发救度众生的菩提心,其力量的强弱视大悲心而定。修道速度的快慢,也由大悲心力量的大小而定,有人修密法能快速成就,也是源于大悲心的力量。

  那么如何修习大悲心呢?有人说:“父母众生并不苦呀,譬如我的母亲她有吃有穿,整天都很幸福快乐,我如何能对她生起悲心?”这是没有用智慧来观察和抉择。我们前面讲出离心的时候,讲了轮回种种的苦,哪有一丝一毫的安乐可言?所以说,出离心是菩提心的加行,它们共同的基础都是认识到了苦,只是受苦的对象丕同而已。自己不想受苦而求解脱,就是出离心;不忍众生受苦而欲解救他们,就生发了菩提心。

  如果你连自己的苦都没有体认到,又怎么能认识到众生的苦呢?认识不到众生的苦,怎么能产生对众生的悲悯同情?没有这种悲悯同情心,怎么能生起救度众生的责任感?没有责任感,又怎么会激发成佛的大愿而生起菩提心?你就不会那么真切地想去解脱他们。即使整天念叨“为利有情愿成佛”,也不过是挂在嘴边的一句口号而已,实际上还是为利“己”而愿成佛。对不对?甚至你会我慢膨胀,觉得“这些众生还要我去救拔,一群可怜虫!”感到自己十分高大,视众生如同脚下的蚂蚁一样渺小。这不就成自大狂了吗?其实,你哪里有菩提心可言呢!造成这样的过失,就是因为缺少悲心这一环节。

  悲心源于对众生苦难处境的认识。众生的苦难处境究竟如何呢?宗喀巴大师以他无碍的智慧,为我们勾画出这样一幅悲惨的景象:

  “四条滚滚激流冲击不息,无法改变的业力周身捆缚,身陷我执的坚固铁笼,漆黑的无明夜色笼罩着天空。在无边的轮回流转中,一生接一生,连续不断地遭受着三苦的残酷折磨。”

  这是宗喀巴大师对整个三界众生真实处境的描绘。我们可以想象:在四条瀑流形成的漩涡中,漂流着一个人,她不仅被这四条激流所冲击,而且手脚象棕子一样被绳索牢牢地绑住。这种捆缚的绳索不同于普通的皮绳、毛绳,它好似铁索一样难断难解,然后被投入到一个坚固的铁笼里。并且这是在没有星星和月亮的夜晚,是在夜幕笼罩下的激流中沉浮,此时此地,根本就不会有人路过,不管她怎样地呼喊求救,也不会有人听到,而存一丝获救的希望。而且她已经身患重病,根本就没有力量来呼救和挣扎。这是谁呀?这就是我们的母亲。这种种的不幸都发生在她身上,你说她怎么能获得一丝安乐自在?

  怎么理解激流、绳索、铁笼之类的东西呢?四大瀑流比喻生老病死,哪一个众生的生命没有被这四大瀑流所侵害?绳索比喻业力,有谁不受业力的支配而得自在?疾病比喻烦恼,谁没有贪嗔痴疑慢等种种烦恼?铁笼比喻我执,夜色比喻无明。如母有情就是这样被无明的黑暗所蒙蔽,在无边无际的轮回大海中,生生死死,死死生生,相续不断地遭受着苦苦、行苦、坏苦的残酷折磨。

  慈母众生沦落到如此情境,难道不值得我们怜悯同情吗?地狱、饿鬼道的如母有情,他们受苦的情状,我们难以目睹。但在日常生活中,却是经常见到受苦的众生,那些被送去屠宰的牛羊,当它被送往“刑场”时,内心充满恐惧与绝望,却因为无法反抗而被残忍屠杀,在还有知觉的时候,内脏就已经被取出,甚至生剥皮毛,在无比痛苦中悲惨地死去。

  逢年过节是我们人类喜庆欢乐的时候,但对畜生道的众生来说,却是生命的劫难。它们在屠刀下惊恐挣扎,被活活地剥皮刮鳞,非常痛苦地死去。还有那些吃活虾活鱼,甚至生食猴脑的残酷情景,我们都可以用来观修悲心。细想它们的痛苦,同时知道它曾经做过我们的母亲,和今生的母亲没有区别,这样就可以生出初步的悲心。然后,再观想众生在其它道中的痛苦,例如地狱道、饿鬼道等等。如此修习,直至生起“愿一切众生永离痛苦”的真切悲心。

  我们的悲心生起来,就像慈母一心系念患重病的爱子一样,无时无刻不在祈愿一切有情远离痛苦。

  六、责任心

  我们通过修持大悲心,就会生起令众生离苦得乐的责任感。这和“报恩”并不相同,“报恩”是仅仅有利乐众生的愿望,“责任心”则是决定承担起救度众生的事业。

  每一个众生都是我们的母亲,都和今生的母亲一样,慈爱我们,对我们有着无比的深恩重德。如今,母亲于轮回中遭受苦难,我们为人子女者,不去亲自救拔自己的母亲,报答母亲的恩德,难道还要指望别人去救拔吗?救拔母亲出离轮回苦痛,这是作为儿女必须要承担的责任。因此,我不能把责任推到他人身上,不能指望让他人来救拔如母有情,而应当独自承担起让她们离苦得乐的重任。

  七、菩提心

  如何才能令一切众生离苦得乐呢?以我们现在的能力,不要说救度一切众生,就是仅仅引导一个有情走向解脱都无法做到。必须要具足遍知一切的智慧,才有能力来救度一切如母众生。因此别无选择,我必须成佛!只有成佛,才能把我们的慈悲、智慧、潜能发挥到极致,才有救度如母众生的能力。

  慈悲的诸佛最关心的是众生的苦乐,我们不应仅仅停留于对诸佛的顶礼膜拜,同时更要学习效仿他们的高洁圣行。神圣的无上佛果来源于对凡夫的千锤百炼,诸佛在无量劫以前,也是和我一样的凡庸众生。既然他们现在能成为众生的依怙,为什么我就不能呢?为了利乐一切如母有情,我当依教证二量,誓证无上菩提!如此,就能生发起菩提心。一旦发起菩提心,我们就有资格称为佛子了,人格也变得高尚起来。这个世间也因为有佛子的产生,而获得净化和充满希望。

  作为一个大乘修行人,大家要敢于成佛,勇于成佛,要树立成佛的远大目标。不要认为成佛是很遥远渺茫的事,而不敢想更不敢当。要是那样的话,我们连大乘道的资粮都不具备,却自翔为金刚乘行者,这不是笑话吗?还有比这更自欺欺人的吗?救度如母众生出离轮回苦海,这是我们身为大乘行者的使命。要立志成为大雄大勇的菩萨,像往昔诸佛一样难行能行,难忍能忍,将众生的苦难一肩挑。为了完成这个神圣的目标,如普贤愿王所说,纵是修行历经劫海也在所不惜。 

 

编辑:邵得朔
上一篇: 如何修证菩提心——七重因果修心    下一篇: 为什么停不下来   

 
我有话要说:
网友昵称: 来自:     (共0条)